免费做爱播放器,草莓视频收集

當前位置:> 收藏

博物館如何讓孩子更感興趣

发布时间: 2019-11-05 09:05:21 | 来源: 北京晚報 | 作者: 曹政 | 责任编辑:

??????è???????????é??

北京天文館滑梯

前不久大火的電視劇《小歡喜》中,從小在天文館裏培養興趣的中學生喬英子讓觀衆印象深刻。這也啓發了不少家長趁著孩子的知識啓蒙階段,帶孩子走進天文館、科技館等各類博物館。但新問題也隨之而來:這些博物館雖然很大一部分觀衆是孩子,但展品無論是文字介紹還是語音講解都格外專業,不僅孩子們直呼“聽不懂”,一些深奧的專業術語讓家長都連連撓頭。


記者走訪發現,這種“聽不懂”的講解在多家博物館不同程度存在,不少孩子在博物館裏走馬觀花,甚至將一些科技體驗設施視爲遊樂場項目。這樣的現狀不得不讓人感慨:高冷的博物館,如何培養出更多喬英子?


講解太枯燥


學術介紹難激發孩子求知欲望


??????è???????????é??

在中國科技館,孩子們非常好奇展品,但不太能理解具體內容。

因爲孩子對星星、月亮、太陽格外好奇,市民葛女士上周特意帶孩子去了北京天文館“探秘宇宙”。但她和孩子逛完天文館後卻一臉失望:“一些重要展品的介紹太學術,我都看不懂,也沒法講給孩子聽!”她舉例,天文館展區內專門介紹了一顆1998年發射的TRACE衛星:該衛星運行在經過地球南北極上空的太陽同步極軌道上,在可見光及極紫外波段,對色球日冕過渡區及日冕進行攝像。“這一段文字裏的南北極、可見光我還能解釋,可是像極紫外波段、日冕過渡區這樣的專業術語我都不太懂,該怎麽講給孩子聽?”


那麽天文館能否提供講解?記者走訪發現,在該館A、B兩個館區,只有保潔人員在維護衛生,但並沒有講解員。咨詢台的工作人員介紹,觀衆可以租用講解機,講解機裏有成人和兒童兩個版本。但不合理的是,講解機只能在下午2點前租。“我們要結賬了,所以只能在下午2點前租用設備。”工作人員表示。這就意味著,如果下午2點到天文館參觀,就不可能租到孩子能聽懂的講解設備了。


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中國科技館。在一層的華夏文明展廳,一位3歲的小男孩被大屏幕上絢麗的動畫吸引,動畫講的是中國人發明火箭的相關內容。孩子目不轉睛,媽媽在一旁把屏幕上的字念給他聽:“南宋初年,中國人發明了真正靠火藥燃氣反作用力來發射的軍用火箭……明白了嗎?”念完,母親問孩子,沒想到孩子搖搖頭,反問了母親一句:“什麽是火藥燃氣反作用力?”李女士一時語塞,沒辦法准確解釋。“既然是動畫,爲什麽不能用一些孩子能聽懂的語言來解釋這些複雜的科學原理呢?”她不解。


科技館咨詢服務中心工作人員介紹,科技館展區沒有提供人工講解,也沒有可供租賃的講解設備,觀衆可以通過掃描展區的二維碼來了解更多關于展品的內容。但對孩子和家長而言,這種每個展品一個二維碼的方式並不實用。“展品介紹太專業,我聽完也得琢磨幾分鍾,再揣摩著講給孩子聽。孩子的注意力不容易集中,如果每個展品都得掃碼後獲得介紹內容,很容易厭倦。希望能有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員擔當現場導覽和講解,並保持與孩子的互動交流,這樣更能激發孩子的求知欲望。”她建議。


科技館變“遊樂場”


玩了半天指南針不知哪國發明的


??????è???????????é??

在自然博物館,一位家長學習完一遍展品內容後,再講給孩子聽。

“說來真是可笑,天文館裏可以讓孩子深度體驗的竟是一座滑梯!”上周末,市民徐先生一家逛完天文館後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記者注意到,在天文館內一片空曠的區域擺了一座名爲“星星相伴”的滑梯,吸引了不少孩子排隊乘坐。但滑梯除了在裏面約兩米長的過道上有一些星空布置外,與遊樂場裏的滑梯並沒有太大差別。相比枯燥的展區,這個滑梯人氣“居高不下”。


在科技館華夏之光展區裏,專門設置了指南針與航海的體驗設備。只見電視屏幕前,擺了一台航海船上的舵,孩子們可以控制舵的方向,電視屏幕可以實時反饋出船前行的畫面。前來參觀的小學生排著隊體驗當舵手的感覺,系統設置了多個關卡,找對方向才能通過。但記者發現,一些孩子把它當成了玩具,只是握著舵簡單左轉幾圈、右轉幾圈,便失去了興趣。


“這是什麽?”面對記者的提問,一位六年級的小學生很快就回答:“指南針。”但當記者繼續詢問“指南針是哪國發明的呢”,這位小學生則支支吾吾地說“不知道……”其實,這個體驗設備旁邊就有對指南針的文字講解,其中第一句話便是:指南針是中國古代四大發明之一。


在科技生活展區,一位小學生正在體驗利用液壓傳動設備抓起一個籃球。該設備旁的文字介紹內容爲:液壓傳動系統一般由動力元件(液壓泵)、執行元件(液壓馬達、液壓缸)、控制元件(各類液壓閥)以及液壓輔件(油箱、管路、管接頭等)組成。但成功抓起一個籃球的孩子壓根兒沒興趣看這些文字,操作完就轉而“玩耍”其他設備去了。


市民劉先生不久前帶8歲的兒子來科技館參觀,第二天孩子竟跟他說:“還想去昨天的‘遊樂場’!”他覺得,因爲缺乏貼近孩子的生動講解,孩子幾乎把科技館當成遊樂場了。


服務需跟上


博物館應打造更多兒童版本


北京天文館的一大特色是有不少科普性質的影片,因此館內劇場常吸引很多家長和孩子購票觀看。在《走進黑洞》影廳,記者看到影片畫面炫目,引得不少孩子“哇哇”驚歎。但細究影片內容,不難發現其過于專業。“電影看完孩子還是沒懂。”一位家長建議,孩子既然是天文館的主要受衆,這樣的科普影片就應該有兒童版本,通過一些孩子能聽懂的語言、多打一些比喻,給孩子以啓蒙。


自然博物館也是學生們常去的博物館之一。記者探訪時,正趕上成批小學生參觀,但全程並沒有人給孩子們講解,大部分學生只是走馬觀花地看看,一旦駐足觀賞,就被老師催著快走。


自然博物館偶爾也會有一些志願者講解員。在恐龍樂園,一位志願者面對孩子,語速特意慢下來:“你們好奇恐龍吃什麽?我告訴大家,很多恐龍都喜歡吃我身後的蕨類植物,它們看上去很高,但是他們不是樹,並不開花結果!”這樣的講解方式一下子吸引了很多孩子前來聽講。但在整個自然博物館裏,這樣的志願者非常少。這位志願者介紹,像她這樣的志願講解員不多,哪天有、在哪些展區有都不固定。如果沒有志願者講解,也可以提前多日預約人工講解,但費用較高,爲150元/小時。有工作人員稱:“館內人多,人工講解主要針對的是集體參觀。”


顯然,最吸引孩子們光顧的博物館,反而最缺失滿足孩子們需求的設施與服務。


那麽,如何爲不同年齡的兒童提供“專屬服務”?一些博物館開始了新的探索。比如上海自然博物館特意爲親子家庭、小學生、中學生設置了不同類別的參觀路線,可以滿足不同年齡孩子們的參觀需求。


台北的故宮博物院會爲兒童提供專門的語音導覽,博物院內還設置了兒童學藝中心,孩子們可以通過拼圖、繪畫、拓印等親身體驗的方式了解中國傳統文化。


“博物館對青少年未來成長可以發揮關鍵作用,很多人的職業選擇往往都是因爲小時候在博物館受過某種啓發。”原中國青少年研究會副秘書長黎陸昕認爲,博物館首先面向的群體是整個社會,把成年人當成主流群體就不可避免地忽略了對青少年的教育。但隨著社會發展和父母對青少年成長的重視,博物館如何更適宜青少年參觀學習也需要進一步思考。他建議,可以針對18歲以下不同年齡段的觀衆提供更細分的服務。


分享到:
相關內容
熱門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