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做爱播放器,草莓视频收集

當前位置:> 産業

國産動畫複興需要拓荒成長的手藝人

发布时间: 2019-11-25 12:05:45 | 来源: 工人日報 | 作者: 車輝 | 责任编辑: 王肇鵬

《哪吒之魔童降世》以49.7億元位列中國電影總票房第二,背後是一個群體數陥允亍


國産動畫複興需要拓荒成長的手藝人


近日,國産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下文簡稱《哪吒》)以49.7億元的票房成績位列中國電影總票房排行榜第二,成功地爲國産動畫電影樹立了一座新的豐碑,也讓無數人看到國産動畫的無窮潛力和能量。


世上沒有隨隨便便的成功,在絢爛多彩的動畫場景背後,是動辄三五年的冷板凳,幾千張原畫和分鏡草稿,幾萬元一分鍾的制作成本……


我們有足夠理由相信國産動畫作品會與時代共振。但走過衰落期和泡沫期,如今國産動畫首先要解決的還是原創人才和成熟産能的問題。


國産動畫2019年重新出發


2019年是國産動畫蛻變的關鍵年份,業界認爲這是國産動畫複興的原點。


年初,《白蛇緣起》《哪吒》《羅小黑戰記》《靈籠》等片,一齊發力,讓國産動畫沖上了一個新高峰,也證明了國産動畫在文化娛樂市場的巨大潛力。


哔哩哔哩(B站)副董事長兼COO李旎告訴《工人日報》記者,近年,中國在線動畫用戶規模高速增長。從2013年的2000萬,到今年接近3億。“中國動畫市場正處于高速發展的快車道”。


她表示,在年輕人聚集的B站,今年國創區的月活躍人數首次超過番劇區,成爲B站第一大專業內容品類。國創區總播放時長破3億小時,同比去年增125%。“B站新增用戶大多屬于年輕群體以及內陸地區。這證明在中國的縱深市場當中,國創對新用戶的吸引力極大。”李旎說。


更重要的是,付費看優質國創成爲常態。2019年,有73部作品參與付費觀看,同比去年增長接近3倍。“國創在未來將成爲付費用戶的增長引擎;用戶願意爲用心、優質的作品付費,這是形成健康市場的基石。”李旎表示。


如今,“中國風”已成爲近年國産動畫的創意源頭,“中國味”更是一種自覺的美學追求。作品並非照相一樣再現傳統文化,而是找到與當下觀衆的共鳴點,賦予它們契合時代的表現形式和思想內涵,通過對傳統文化的現代表達,讓作品、觀衆、時代同頻共振。


振興靠的不是補貼


李旎說,中國動畫市場最大的問題不是錢,而是原創能力不足和原創人才稀缺。其次是定位不能滿足全民化需求。第三則是海外內容風格不能滿足中國主流消費者需求。


“90後、00後,包括80後,都特別喜歡看動畫,只是之前的動畫類型較少,不太能滿足他們的訴求。”李旎表示。


目前的原創動漫人才,分爲“野蠻生長派”和“學院派”,但實際上並無太大區別。因爲對于中國動畫來說,這些從業者都是拓荒的手藝人。


憑興趣自學成才的潘斌,現在已是杭州娃娃魚動畫CEO,18歲時他背著在上海的家人,偷跑到杭州一家動畫公司做學徒。兒時看過的國産動畫《天書奇譚》,以其獨特的鏡頭語言帶給他全新的觀感體驗,激發出他想要做動漫的念頭。


阮瑞是中國傳媒大學首屆數字影視制作系的學生,次年,盧恒宇考進中央美術學院第一屆動畫系。他們的代表作分別是《靈籠》和名聲大噪的《十萬個冷笑話》。


一心謀生和“做活兒”的這些人並不知道,他們不經意間成爲當時日益凋敝的中國動畫行業的人才後備軍。他們在成長期時,國産動畫作品比較匮乏,整片市場猶如長著稀稀落落雜草的荒地。


“黯淡無光”,阮瑞如此形容曾經的國産動畫市場。隨後的一波泡沫更是差點毀了行業。但他們經受住了誘惑和考驗。


2005年,国家开始实行对国产动画的补贴政策,“吃补贴”一时盛行,很多非专业人士涌入,用粗制滥造的产品 “骗补贴”,他悻悻走开。“不想走入歧途”。


很多動畫行業的內部人才都曾經反思這段時間的問題,“急功近利,浮躁,騙子忽悠橫行,誰都能來插一腿,除了真正的動畫創作人才”。


許多年輕而有夢想的動畫人才蟄伏著,努力著,蓄勢待發著,拼命創造著自己的作品。


科技帶來改變


科技帶來了改變,隨之而來的互聯網大潮,撕開了一個大口子,讓動畫的剛需和創意人才打破了資本的中間環節直接對話,于是《十萬個冷笑話》(下文簡稱《十冷》)爆了。


北漂一年之後回到成都的盧恒宇和李姝潔沒料到,兩人導演的漫改動畫《十冷》第一集剛上線,僅在新浪微博的轉發量3小時內破萬,三天內播放總量迅速突破1000萬次。


當時,面對動畫行業亂象,政府取消扶持計劃,行業泡沫破滅,一批動漫公司宣告倒閉。然而,《十冷》在網絡上的迅速破圈,讓投資緊隨而來。在全國不同地方,很多人看著《十冷》,堅定地踏入了動畫界,走上漫漫征途。


如今,B站等網絡平台也致力于挖掘更多優秀的國産原創動畫和動畫人才,推出小宇宙新星計劃,見證更多國産動畫新秀力量的誕生。


“摔跤社”团队就是其中一员。从北影毕业后,“摔跤社”制片人蹇单带着五个伙伴来到北五环外的一栋公寓楼里制作原创动画。那是一间两层复式小公寓,月租5500元。角落里堆满了制作动作戏需要参考的武器模型和原画稿。 靠着家人、朋友的资金支持,他们窝在这个工作室整整3年,才完成了获奖作品《龙心少女》的前期制作。


伴随移动互联网泛娱乐化概念的到来,腾讯、B站等視頻平台接连投资打造与动画工作室的合作生态,并尝试培养用户付费观看的习惯,好的动画作品渐渐被挖掘和孵化。


2014年,《十冷1》電影收獲1.2億元票房,成爲中國影史上第一部票房過億的非低幼國産動畫電影。僅一年後,《大聖歸來》刷新國産動畫電影票房紀錄,以9.56億位居第一。如今,又輪到了《哪吒》。


原創産能還需補足


目前,國産動畫出現了振興的勢頭,但李旎認爲,我國動畫的原創人才,還有原創産能的能力還是缺少的。除此之外,也需要讓現在從業者認清楚,不要刻意地用歐美或日韓的描述方式去做我們的動畫片,可以更多地關注本土或者中國的故事。


“解決人才匮乏和思想觀念問題是需要時間的,做出一部優秀動畫片也要2~3年時間。”她認爲2026年國産動畫將逐步發達起來,因爲2到3年是一個循環,2個循環以後就有希望實現這個願景。”


“到 2030 年,我们认为中国原创动画将走向世界,领先于世界,流行于世界。动画在中国诞生一百年来的理想,将真正被实现。我们需要更加关注中国人自己的生活。讲述植根于中国土壤的文化故事。不再简单翻拍热门IP,不再简单地照搬海外套路。”


“作爲一顆石頭,未來世界選中你做鋪路石也好,裏程碑也罷,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大家一起組成了這條路,這才是我們的征途。”盧恒宇表示。


這或許是當下以及可期的未來中,對中國國産動畫最貼切的注釋。我們期待更多國産動畫不僅有“中國味”更具“中國魂”。


分享到:
相關內容
熱門搜索